事情一波接著一波

今早上的我
偷偷的在辦公室裡掉淚
最近的我
真的像水籠頭、愛哭包
為感動、為氣憤、為壓力…
大部份的我
都能眼眶泛著淚水
不想讓大家知道我想哭
但今早上…也許就我一人吧
可以盡情的大哭一場

為了結婚的瑣事而煩躁
事情很多
但真的有點懶得做
但一天用一點
還是有進展的

原先安排的
至今又改變了許多
例如,原來訂婚要在飯店
現為了靜媽,而改在家裡
她想要讓女兒眾所皆知、風光的嫁出去
其實我一開始有激動和氣憤
真的很討厭改來改去的
但她又動之以情的方式和我說
她女兒養這麼大
又不是沒有家
幹嘛要到飯店去用呢?
呃…當初說去飯店,是靜媽提議的…
所以現只好把事情複雜化
因為飯店人家都會用好好的
在家裡,自己要用的東西就會變多
自己要煮湯圓,要掛喜幛
和飯店借高腳椅、茶具
和買喜餅的拿茶盤和六禮的拿子
現什麼開門啦、放鞭炮啦
全都要用了啦
整個很煩
所以我之前是反對在家用的
但媽說是他們用又不是我用
不用我煩啦
叫我乖乖化粧換衣服就好了

飯店的場地也換了
原先在包廂中
現因為後面的場地有空出來
小姐就問我們要不要換
基於氣派的問題
和大家坐得舒適
就換大間一點的啦
所以本來紅地毯兩旁就各一桌
壁壘分明的宴客現就打散
變梅花座囉

今早最主要讓我難過的事情是
炎的爸爸
因為期盼以久的兒子終於要結婚了
整個人高興到不行
80幾歲的老人家,終於等到那個30幾歲的兒子要結婚
又唯一的兒子
說叫他不高興,不緊張,有點難
本來覺得他非去參加喜宴不可
就這唯一的兒子
但行動不便的他原先是決定留在家裡
但留在家裡,其實也要找人陪他,也很麻煩
但怎麼勸都不理我們
那時的他,其實也只有行動不便,其他都一切正常
後來聽到炎媽的兄弟姊妹全都要從屏東、台東來
他太高興了,就說他也要去
但整個人就開始興奮又緊張
每天都在問:
你們傢俱買好了嗎?
飯店訂好了嗎?
喜餅什麼時候會送來?
和他說,全都處理好了
但他還是擔心不已,想到什麼就問什麼
每個人都感覺得出他的操心
炎媽說,他好像兩、三天都淺眠,
要不就都沒睡覺

上星期三(5/6)
早上依如往常的和炎媽討論事情
交待著西裝要趕快找出來整理
下午就怪怪的
炎說,他一回家
炎爸說得話都聽不懂
好像是江西話
而且週遭的人和他說話,他都好像聽不見
而他則是像在對看不見的人一直說話
持續著一整個下午
炎媽說,該不會是炎帶不乾淨的東西回家吧
早上都好好的呀
炎一回家才這樣
我一下班,炎就和我說,我們就趕緊去拜拜
打電話回去,炎媽就說:炎一出去就好一點了
等我們全拜好了,回去時,炎爸睡著了,所以我們也看不出什麼

第二天(5/7)
我們回去時
炎爸氣色很好,人也看起來很好
只是…他講得話,聽不懂
但他認得我喲
還和我講一堆話
平常的我本來就聽不懂炎爸說什麼
因為濃厚的江西腔
都要靠炎幫我翻譯
而那天…炎和炎媽兩人都和是炎爸說啥,回啥
我就以為像平常一樣,只有我聽不懂
和炎走出炎爸房間
我就問,到底說了什麼呀
炎說,完全聽不懂呀
我說,那你們怎麼回答呀
但我又覺得好奇怪喲
我雖然聽不懂整句
但某些單詞還是ok的呀
聽起來還算正常
那時的我們都以為在慢慢的好轉

5/8因炎爸睡著了
我們沒有溝通
但炎媽說,一直說要吃東西
比之前還要好
因為之前有時都不肯吃飯
而今卻是一直說要吃

5/9星期六
一早回去
炎爸仍在睡
但下午就開始變得好奇怪
完全不認得人
只要別人一碰他
他就大叫
餵他喝水也一樣
因而也沒吃飯
而且一直重複著話語
是聽得懂,但回應他,他都聽不見的感覺
整個情形讓人覺得有點可怕
尤其是不吃不喝
怎麼撐得下去
但又是有意識的,無法強灌下去
想送醫院,又怕他會大叫和反抗
我們都說那看明天會不會好一點,再來決定

5/10
約好要去挑結婚當天的禮服
炎就沒法去呀
沒關係啦,也只有挑女生的
我自己決定就好了
我和炎說,我爸媽都覺得要趕快送醫
原來炎家是覺得,就算送醫也好不了
還要受一堆的折磨
但我們家卻認為至少確定病情
開一點藥,讓他晚上好好睡
而且不要再惡化了
一大早就叫我查榮總電話
因為情況好像更糟了
炎媽果決的要送醫院
要不然星期一,所有人都上班了
她一個人要怎麼辦
後來送了附近的大醫院
一來是比較近
二來是去榮總怕也沒床位
送附近的醫院是明智的
很快就能檢查,也馬上就有病床

病因:
二次中風,這三天是危險期
因為炎爸手腳都能動,而且力氣都超大的
感覺動作超靈敏的
沒人聯想到是中風
以為是很單純的老年痴呆症
只能說,還好有送醫
整個炎家都很忙碌
醫院家裡奔波

而我,看到炎忙碌,睡不好,吃不好
他整個心全都繫在那
連我這個無血緣關係的人
都覺得看了好擔心又難過
更何況是炎呢

光這一天
炎心繫醫院的同時
還要關心著去挑禮服的我
還要安排傢俱送至的時間
還要抽空的幫學長用檔案

卡著上班,卡著課業
卡著婚禮的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
卡著要去日本研討會的事
現又加上炎爸
所以全都卡在一起
還要安慰我說
靜,對不起
原應是結婚的喜悅
為了這事,害你們家也高興不起來
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還要麻煩你們家用

我現真的是…沒什麼結婚的喜悅
但該做的事情,還是要進行
總不能5月17日唱空城計吧
期待著這三天
一切都能好轉
一切都能渡過
一切都會很美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yujing0528 的頭像
liyujing0528

進.禁.靜

liyujing05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怡
  • 加油啊....
    事情一定會順利渡過的
    要保持樂觀的態度
    他爸爸這麼期待你們的婚禮
    所以一定會恢復健康
    能夠參加你們的婚禮
  • liyujing0528 於 2011/06/16 15:26 回覆